年初的日子

最近北京贼冷,据说五十年未遇。家里温度分三个层次,地面,地上,窗户边。除了桌面以上温度稍高,脚底寒气逼人,阴风阵阵。

与之相反的是去年年底最后一天腾空刮起一阵海南热风。国家出台各项关于把海南建设成国际旅游岛的措施,房地产逆市上扬,节节攀高。元旦那几天,接到数通了解海南房地产的电话,几乎身边所有有点小金库的朋友都蠢蠢欲动。今天老公的朋友分别从不同的地点出发至海南,结果被答应卖房的房东给忽悠了。因为半路杀出的一个北京人愿意加价十万,人家当然不能不见利忘义啰。气得该同学的弟弟把房东揍了一顿,被揍的据说还是个大学老师。

与此房疯相应成辉的情况是,大部分小区空置,夜晚的滨海小区人迹罕见。不知道这次海南房地产的再次疯狂最终是提升海岛的建设,还是加剧更加旷日持久的空置。

朋友来电话,连路边小吃都乘着这股东风节节攀升,海南人民很“愤怒”!

希望这股房疯刮过之后,别给美丽的海南再次留下满目疮痍。

今天周末,儿子来电话:手机忘在出租车上了。我说:看来这是天意,这手机就不该属于你呀。儿子回答很干脆:我觉得也是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